广州沿江路的黄埔军校专用码头
2019-04-04 下午 07:28   作者:阿瑞   
分享

 

国家公园1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正在如火如荼地打造中。其中,“孙中山史迹径”将作为首批创建的游径,对粤港澳三地的孙中山史迹进行有效的串联沟通,共同展示三地的包容性和岭南文化特质。以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的形式,推动大湾区城市旅游产业的发展,更有利于保护和活化历史文化遗产,从而实现历史文化资源的活化利用,促进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软实力的建设。

  在探寻孙中山先生足迹的过程中,我们通过1991年出版的、由广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编的《峥嵘岁月——黄埔师生谈黄埔》一书,书中黄埔学生何崇校的回忆文章《当年在黄埔军校学习生活之若干回忆——回忆当年在黄埔学习时的一些琐事》,可以概略探知当年广州沿江路的黄埔军校专用码头的一些情况。

  现将相关记录摘录如下:

1

《峥嵘岁月——黄埔师生谈黄埔》

  “广州的国民政府,于1926年7月9日誓师举行北伐,揭开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一页。当时我在黄埔军校政治大队肄业。在北伐誓师前的一个月,即1926年6月上旬的某日,大队值星官忽然集合全大队同学,宣布说:‘现在我宣读一份名单,凡名单上有名的同学,立即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包括全部卧具、衣服、书籍,作好准备,午餐后立即出发,离开这里。’接着他宣读了名孤单,名单人数,共约两百人,我的名字也在内。我们都已经过几个月的军事训练了,都有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习惯,散队后大家分头去收拾自己的行李,也无人问为什么只调两百人?调到那里去?午饭后,由原来的大队长和几位区队长率领我们下船,在长堤天字码头东侧的军校驻省办事处前上岸,一直步行到文明路的中山大学内(即现在的鲁迅纪念馆)。

——《当年在黄埔军校学习生活之若干回忆》之“十三、北伐前夕”

 

  “我们的船到广州都停泊在天字码头东首我校驻省办事处门前的专用码头(即黄埔军校与岭南大学合用的专用码头)。船刚靠岸,同学们即蜂涌登上栈桥奔出码头闸门,那紧张景象真令人激动。他们一上马路虽然不是大家都用跑步姿势行进,至少也用快步姿势急急忙忙行进。同学们急忙些什么呢?……”

——《当年在黄埔军校学习生活之若干回忆》之“十五、黄埔学生的课余生活和星期日休假”

 

  “那天同学们去搜购一轮书刊之后,已是上午11点多,有些同学便去访亲会友,有些同学不想打扰亲友开午餐,就进小食店胡乱吃点东西作为午餐,午餐后才去访亲友。我个人则多是到广州茶居饮一次午茶,有时一个人去,有时约二三同学去。那时物价低廉,一碟‘窝蛋牛肉炒沙河粉’,不过一角二分钱(毫洋),一般点心每碟三分六厘钱或二分四厘钱,半角钱的一碟点心可以有两件叉烧包或两件生肉包子,如果一碟沙河粉你嫌不够,你可再吃一碟包子,再加一分二厘一盅茶,总共还不到两角钱,三个人进茶居,有六七角钱便足够结账。饮茶便作为午餐,餐后或去访友,或去购物,或去公园小坐(那时广州只有一个‘中央公园’),时间已是下午三点。那时便缓步走往南堤军校驻省办事处码头,回去时不似来到时那种急急忙忙了,都带着满意的心情,或进办事处看有无留滞与自己有关的信扎,或迳自下船等候开船,我们这一大队因航程较远,是最后回到大队部的,稍休息几分钟,赶上晚餐。晚餐后同学们急急忙忙将在广州买到的书刊取出赶阅,那种兴奋、那种兴趣,我很难用恰当字眼来形容。

——《当年在黄埔军校学习生活之若干回忆》之“十五、黄埔学生的课余生活和星期日休假”

 

0

图为中共中央1925年11月第62号通告。

2

图为黄埔军校驻广东省办事处。

3

图为天字码头。

4

图为沿江中路江畔,日后将打造成一条绿道。

  这篇回忆录作者为黄埔军校第四期学员,第四期学员的共产党员根据中共中央的通告报名需要到杨家祠向杨匏安先生报告,第四期后来共产党员身份揭秘的英烈众多,包括刘志丹、陈毅安等,不少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军,如解放战争中任冀察热辽军区副司令员的李运昌将军、解放上海后担任淞沪警备区司令员兼政委的郭化若将军。

  沿江路,从孙中山先生受教育并萌发反帝制思想的博济医院,再到天字码头,一条数千米长的沿江道路,折射半部中国近代史。

 

  附录:陈毅安给妻子的信

信

 

  参考文献:

  1. 广东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编:《峥嵘岁月——黄埔师生谈黄埔》,1991年.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江家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