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蝶影:西京古道的蝴蝶资源
2018-12-27 下午 08:56   作者:吴灏霖   
分享

  当一轮红日从石坑崆上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了南岭幽静的山谷。千年古道上的石砖镀上了一层金箔,绽放了被历史尘埃深藏的辉煌;林间的雾气逐渐收进了深谷,回到了那奔流不息的山涧;蝶翅上凝结的霜露渐渐褪作了虚无,血液又在翅脉中被唤醒。

  一只巴黎翠凤蝶(图1)振翅而起,乘着今天的第一波上升气流飘荡在金光遍布的山间。阳光洒在它的翅面上,是胜过银河的繁星浩渺;金蓝的耀斑反射的光芒,目眩得蓝宝石都要自愧不如。心满意足地展现了自己的美之后,它顺势飘进了一处洒满阳光的河滩,轻振着翅膀停下,加入了百只蝴蝶集群吸水的队伍。这里不论是凤蝶,还是蛱蝶亦或是粉蝶,都混杂在一起,构成了南岭山下最壮丽的风景。蝴蝶们平常的一天以这种惊艳的方式拉开了序幕(图2)。

1

图1 巴黎翠凤蝶Achillides paris

2

图2 群蝶嬉戏

  当日轮已经悬在半天,蝴蝶迎来了一天中最活跃的时候。它们或烂醉于花丛,或相互追逐争夺着领地,或散放着幽香与异性缠绵。在这充满生机的季节,仿佛热量在驱动着它们的血液沸腾流淌,生命之齿轮在快速飞转,燃烧着它们短暂又绚烂的生命。看啊,那宝石般的虎灰蝶(图3)在林间闪动,难得停下休憩。一旦停下,就仿佛关上了珠宝匣,只留下翅膀反面那神秘的图腾(图3-1)。后翅臀角醒目的假眼和微颤的尾突模拟着它的头和触角(图3-2),对捕食者玩弄着把戏。在叶子上周旋一圈后,它又闪着蓝色的辉光钻进了深不可测的林中。灰蝶,渺小却又惊艳的一朵奇葩,藏着蝴蝶世界中最引人入胜的秘密。

3

图3 虎灰蝶 Yamamotozephyrus kwangtungensis

4

图3-1虎灰蝶翅膀上美丽的花纹

5

图3-2 虎灰蝶后翅臀角的假眼和尾突

6

图3 棕灰蝶 Euchrysops cnejus

  世界上少数的一些肉食种类,都在灰蝶家族中。它们离我们并不遥远,幼虫捕食蚜虫的中华云灰蝶和蚜灰蝶(图5)就隐于这西京古道的附近莽莽的南岭森林之中。或许下一秒,一只可爱的缀满黑色波点的蚜灰蝶就会停在你身旁的树叶上,任你对它从初级消费者演变为次级消费者的进化历程浮想联翩。另一群和灰蝶形貌相似的,是蚬蝶(图6)。它们中的部分种类停栖时翅膀半开,仿佛煮熟的蚬贝。尽管它们正面不常有美丽的耀斑,其背面花纹的精美,是丝毫不输给灰蝶的。而将燃烧生命诠释到极致的,是弄蝶。它们不知疲倦地穿行于树丛间,迅捷得宛若天空中的雨燕,其对速度的追求,在蝴蝶中是绝无仅有的。尽管少有绚丽的色彩,它们与众不同的行为与样貌依旧引人入胜(图7)。

7

图5 蚜灰蝶 Taraka Hamada

8

图6 黑燕尾蚬蝶 Dodona deodata

9

图7 绿弄蝶 Choaspes benjaninii

  渐渐地,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阴翳的深林终于投下一缕久违的阳光。当外面的那群花枝招展的舞者在烈日下疲倦的时候,林下的隐士们终于现身了。各种黛眼蝶(图8-11)在林中上下曳飞着,一旦停下就隐藏在落叶之间了。

10

图8 玉带黛眼蝶 Lethe verma

11

图9 直带黛眼蝶 Lethe lanaris

12

图10 重瞳黛眼蝶 Lethe trimacula

13

图11 宽带黛眼蝶 Lethe helena

  若是你眼神足够锐利,与它们翅膀上悚然的目光相遇时,定会心头一颤。另一群隐士是环蝶。箭环蝶(图12)、纹环蝶(图13)静悄悄地停在叶子上,只有你靠近才会不屑地挥着翅膀离去,又在不远地一处停栖。若要说拟态的顶点,自然是枯叶蛱蝶(图14)。路边游人丢弃的苹果上,或许就有这么一片枯叶落在上面,常常要思索片刻,才能发现其端倪。这些山居隐士,虽然不及凡尘中的舞女美艳,却也有一种耐人寻味的素雅神秘之美。

14

图12 箭环蝶 Stichophthalma howqua

15

图13 纹环蝶Aemona amathusia

16

图14 枯叶蛱蝶 Kallima inachus

  正午的骄阳慢慢远去,斜晖脉脉,从树丛间射入,在林地上映照出一片片金黄。翠蛱蝶贴地滑翔着,间或在这片片金黄中停留,翅面上泛起一圈圈翠绿的涟漪,下午的时光仿佛凝固在这梦幻的色彩中。不知不觉就到了该下山的时候。走出森林,南水湖岸边裸露的石滩上还有那么几只朴喙蝶(图15)在摄取着盐分,它们比这山中任何蝴蝶都要古老。下山的路是崎岖的,但由于有彩蝶相伴也就不那么辛苦了。古驿道两旁的波斯菊,得到了美凤蝶(图16)的青睐。雄蝶的翠蓝丝毫不逊于巴黎翠凤蝶(图1),亦是一道夺人眼球的风景。走到山下的村庄,各种蝴蝶纷至沓来。斐豹蛱蝶、残锷线蛱蝶、钩翅眼蛱蝶、华东翠蛱蝶、黄钩蛱蝶、虎斑蝶、黑绢斑蝶......令人眼花缭乱(图17-23)!不管是在远离人烟的深山,还是炊烟杳杳的村落,都少不了蝴蝶的飞舞。它们在这南岭的群山中不知繁衍生息了多久。在人类到达之前,它们就生活在这里;在商队往来于古驿道时,它们在人马之间穿行;终于,一批学者到来,给予了它们名字。它们一直陪伴着这南岭,陪伴着这古道,陪伴着这里的人们。它们的倩影,已永恒地镌刻在这古道上......

  夕阳西下,我慢慢地走在石阶上,远处的灯火已经星星点点。看着那些飞回山谷的蝴蝶,仿佛这古道上的时光,也飞回了从前......

17

图15 朴喙蝶 Libythea celtis

18

图16 美凤蝶 Papilio memnon

19

图17 斐豹蛱蝶 Argyreus hyperbius

20

图18 残锷线蛱蝶 Parathyma sulpitia

21

图19 钩翅眼蛱蝶 Junonia iphita

22

图20 华东翠蛱蝶Euthalia rickettsi

23

图21 黄钩蛱蝶 Polygonia c-aureum

24

图22 虎斑蝶 Danaus genutia

25

图23 黑绢斑蝶 Parantica melaneus

 

  作者简介:

  吴灏霖,目前就读于广州大学附属中学高三(0)班,课余时间喜欢野外实践活动,尤其喜欢鸟类和蝴蝶。

 

  (注:以上图片由作者拍摄。)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站所刊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责任编辑:彭剑波